新聞分類

推薦產品Case

聯系我們Contact

企業名稱:滄州市東方獸藥有限公司

聯系人:葉經理

電話:0317-4046025

手機:15194709299

傳真:0317-4710888

網址:www.jgkhyttg.icu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河北省滄州市津德路磚河站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電解多維益生素在養豬業上的運用

發布日期:2016-07-27 作者: 點擊:


電解多維益生素益生素又稱益生菌、微生態制劑等,是指可以直接飼喂動物,并經過調理動物腸道微生態平衡到達避免疾病、促進動物成長和進步飼料轉化率的活性微生物或其培養物。電解多維益生素依據微生物的菌種類型劃分為乳酸菌類、芽孢桿菌類和酵母類真菌。按照制劑含菌成分和組合,分為單一菌劑和復合菌劑。20世紀70年代電解多維益生素開端作為動物飼料增加劑運用,經過多年的研討探索,發現和研發出了許多作用杰出的電解多維益生素。在養豬業上的研討報導較多,概述如下。

1電解多維益生素的作用機理

1.1 堅持腸道微生態平衡

正常豬消化道內存在很多微生物,經過有利菌和有害菌的相互作用堅持動態平衡,對豬的成長發育具有重要作用。應激和服用抗生素等可以引起豬胃腸道微生態系統平衡失調,造成有害菌很多繁衍,導致機體發病。電解多維益生素進入豬體內后可以增強有利菌群優勢,按捺致病菌成長繁衍,削減內毒素發作,調理胃腸道菌群平衡,下降消化道疾病尤其是腹瀉的發作率。陳惠等(1994)用有利芽孢桿菌A、B、C作為增加劑飼喂成長肥育豬,B組和C組芽孢桿菌數量別離增加20.4%和22.2%;A組和C組雙歧桿菌數量別離增加18.40%和13.2%。禹慧明等(2000)報導,飼喂了含腸球菌的活菌制劑的仔豬腸道中雙歧桿菌和類桿菌的數量比對照組顯著增加,但腸球菌數量卻無顯著改動。Dung等(2005)研討標明,經過飼喂益生菌飼料可以增加豬腸道中乳酸桿菌數量,削減大腸桿菌數量。李小飛等(2008)選用增加有微生態制劑和抗生素的飼料飼喂斷奶仔豬 60 d,微生態制劑組豬日增重比抗生素組和對照組別離增加 2.07%和 8.51%,豬糞便中的乳酸菌菌落數顯著高于抗生素組和對照組,糞便中的大腸桿菌菌落數顯著低于抗生素組。潘寶海等(2011)在 28日齡斷奶仔豬飼糧中增加1000 mg/kg 腸優20枯草芽孢桿菌飼喂 4 周,腸道大腸桿菌數和洽氧菌數顯著低于對照組,厭氧菌數顯著高于對照組,標明飼糧中增加腸優 20 可有用按捺大腸桿菌等好氧菌成長,選擇性地促進厭氧菌的成長。 陳麗仙等(2013)對 7.5 kg左右的仔豬飼喂根底飼糧+0.1%益生菌劑, 能顯著下降仔豬腹瀉率,促進仔豬的成長;大腸桿菌和腸球菌是仔豬腸道非常住菌群(過路菌),乳酸桿菌、雙歧桿菌、產氣莢膜梭菌為常住菌群;益生菌劑能極顯著削減仔豬腸道的好氧菌,極顯著增加仔豬腸道的厭氧菌、雙歧桿菌和乳酸桿菌,顯著下降仔豬腸道的產氣莢膜梭菌。李方方等(2016)在肥育豬根底飼糧中別離增加0.25、0.5 和 1kg/t 微膠囊益生菌飼喂42 d,各組豬腸道乳酸桿菌含量顯著進步,1kg/t 微膠囊益生菌組雙歧桿菌含量顯著進步,0.5 和 1kg/t 微膠囊益生菌組大腸桿菌含量顯著下降;0.5 和 1 kg/t 微膠囊益生菌組日均增重進步 8.97%和 10.26%,料重比下降9.06%和 11.33%。

1.2 增強免疫功用

豬免疫器官包含骨髓、胸腺、脾臟和渙散的淋巴結等,發揮正常免疫功用,維護豬的健康。許多疾病和不良應激可以引起豬免疫功用削弱,抗病力下降,容易發作疾病。電解多維益生素能促進豬免疫器官成長,增強單核吞噬細胞、噬中性粒細胞和天然殺傷細胞活性,因此增強機體非特異性防護機能及發動特異性免疫應對。有些微生物是杰出的免疫激活劑,能經過促進B細胞發作抗體或增強巨噬細胞活性等進步免疫力和抗病力。李國對等(1999)在仔豬出世第2天開端灌服復合菌制劑,今后每2d灌服1次,直至 28日齡斷奶,能極顯著進步哺乳仔豬淋巴細胞轉化率(46.50%)、吞噬細胞吞噬率(32.75%)、T淋巴細胞總數(CD3,61.67%)、血清免疫球蛋白A(IgA)和免疫球蛋白G(IgG)水平,但對IgM、C3和C4沒有顯著影響。陳代文等(2006)對斷奶仔豬增加0.15%電解多維益生素能顯著進步血液IgG水平(10.40%),極顯著進步淋巴細胞轉化率(6.61%);酸化劑、電解多維益生素、寡糖兩兩合用或三者合用顯著進步血液 IgG 水平緩淋巴細胞轉化率,對血液 IgM 水平沒有顯著影響。 辛娜等 (2011) 在 35 日齡斷奶仔豬根底飼糧中增加0.75%芽孢桿菌制劑飼喂 35 d,胸腺指數進步62.30%,脾臟指數進步 12.04%。劉輝等(2015)在成長豬飼猜中別離增加短乳桿菌、酵母和復合菌飼喂61d,在第32天各益生菌組豬血清中 IgA 含量以及復合菌組豬血清中總蛋白(TP)、球蛋白(GLB)、IgG含量顯著升高;在第61天短乳桿菌組豬血清TP、GLB、IgA 和 IgG 含量,酵母組豬血清TP和IgG含量,復合菌組豬血清 GLB、IgA 和 IgG 含量顯著升高。

1.3 促進養分物質消化吸收

電解多維益生素在豬體內可以發作各種消化酶,有利于降解飼猜中的蛋白質、脂肪和較雜亂的碳水化合物,進步飼料轉化率。可以合成多種B族維生素,彌補機體養分成分。發作有機酸,使豬腸內 pH 下降,按捺病原微生物成長繁衍, 激活內源酶活性, 促進維生素D、鈣和鐵離子的吸收,增強豬的養分代謝。 陳惠等(1994) 用有利芽孢桿菌 A、B、C 作為增加劑飼喂成長肥育豬,A 組豬腸道 α-淀粉酶活性比對照組進步6.9 個糊精活化單位;A、B、C 3 組胰蛋白酶活性與對照組差異不顯著。Jadamus等(2001)研討標明,蠟樣芽孢桿菌可顯著進步仔豬空腸中脂肪酶活性,下降空腸食糜中細菌發作的牛磺膽酸解聚酶的活性。王志祥等(2006)在28 日齡斷奶仔豬根底飼糧中增加0.25%乳酸桿菌均能顯著進步斷奶仔豬均勻日采食量,極顯著進步均勻日增重,下降料重比;顯著進步仔豬飼糧粗脂肪表觀消化率,極顯著進步胰臟、十二指腸食糜脂肪酶和淀粉酶活性。劉虎傳等(2012)在前期斷奶仔豬根底飼糧中增加益生菌制劑能改善斷奶應激對絨毛高度和隱窩深度的影響,進步腸道淋巴細胞數量和揮發性脂肪酸含量,下降腸道pH,然后緩解斷奶應激對腸道環境的影響。唐圣果等(2014)在成長豬根底飼糧中別離增加硫酸黏桿菌素40mg/kg+黃霉素8mg/kg、復合微生物增加劑(多能寶)500mg/kg和1000mg/kg飼喂30d,粗蛋白質、粗脂肪、粗灰分表觀消化率,抗生素組、500mg/kg 多能寶組和1000mg/kg多能寶組均顯著高于對照組;干物質表觀消化率,1000 mg/kg 多能寶組顯著高于對照組;粗纖維表觀消化率,500mg/kg 和 1000 mg/kg多能寶組顯著高于對照組和抗生素組。李海花等(2016) 對去勢公仔豬連續飼喂根底飼糧+0.1%枯草芽孢桿菌制劑 7 d 后,每頭豬灌服致病性大腸桿菌K88 菌液(1×1011CFU),實驗組仔豬比對照組顯著進步空腸和回腸絨毛高度,顯著下降回腸部位隱窩深度,極顯著進步十二指腸、空腸和回腸絨毛高度/隱窩深度;顯著下降空腸和回腸大腸桿菌數量,顯著增加空腸和回腸乳酸桿菌數量;提示在仔豬感染致病性大腸桿菌K88時,飼糧增加枯草芽孢桿菌有利于調理仔豬小腸發育和腸道微生物區系。

1.4 按捺有害物質生成

豬腸道內的大腸桿菌和糜爛菌等增多,會使蛋白質糜爛分化發作如氨、生物胺、吲哚等有害物質,而有利微生物可進步蛋白質和磷的利用率,削減蛋白質向氨和胺的轉化,按捺大腸桿菌等有害菌的糜爛分化,然后下降排泄物中有機物、氮和磷的排出量,削減豬舍內有害氣體的發作,下降圈舍糞便惡臭,改善豬場及周圍環境衛生,避免糞便污染大氣環境。汪植三等(1997)向豬舍地上均勻撒放20~25g/m?3;有用微生物活菌(EM)菌劑,可使豬舍內的氨均勻降解72.5%,舍內空氣氨和硫化氫別離均勻降到16.1和3.8mg/m?3;,可顯著下降豬舍內的臭味;EM菌劑可使畜舍內細菌數削減7.4%,但作用不顯著。黃宏坤等(1999)以EM發酵普通飼料和(或)EM增加飲用水飼喂肥育豬103d,實驗期間氨氣濃度一向低于對照組,下降起伏在17.01%~21.97%,均勻下降19.55%。王俊等(2012)在肥育后期肉豬飼糧根底上增加10%乳酸菌發酵飼料替代全價料飼喂,兩條出產線豬舍氨含量均勻別離下降約38%和50%,尿中總氮和氨氮均勻下降25%左右。

2電解多維益生素在養豬業上的研討與運用

2.1 哺乳仔豬

哺乳仔豬出世不久,胃腸道發育不全,容易發作腹瀉,引起脫水逝世,下降成活率。對哺乳仔豬運用電解多維益生素,可以促進成長發育,避免仔豬腹瀉,進步成活率。薛恒對等(1994)用挑選的乳酸菌K、P株和需氧芽孢桿菌N423株菌配制成的復合菌,對4個豬場共600頭25日齡哺乳仔豬飼喂至45日齡,6次實驗均勻實驗組較對照組多增重27.87%,下降飼料耗費14.23%,仔豬下痢發病率下降30.93%。王士長等(1998)在母豬臨產前2周開端在飼猜中增加0.1%電解多維益生素,直到臨產后5周,仔豬從補料開端在飼猜中增加0.1%電解多維益生素,直到5周齡,成果促進了仔豬成長發育,在第4周和第5周齡進步增重20.7%和28.5%,并縮小了集體內體重差別,豬只成長規整,下降了逝世率。趙京楊等(2001)對大長、杜施二元雜種哺乳仔豬0~7d以涂改方法接種電解多維益生素,8~35d飼喂含0.75%加酶電解多維益生素的仔豬料,大長哺乳仔豬日增重進步14.57%,腹瀉指數下降64.4%;杜施哺乳仔豬日增重進步15.94%,腹瀉率顯著低于對照組。李春麗等(2005)對臨產母豬及其所產仔豬飲用含0.1%微生態制劑自來水40d,仔豬均勻日增重進步8.33%,發病率下降30.31%,母乳中IgA濃度一向堅持不變,對照組濃度下降4.2%。倪學勤等(2008)對初生仔豬10日齡前灌服2g/(頭·d)電解多維益生素,10日齡后別離在根底飼糧中增加0.1%約氏乳酸桿菌JJB3和枯草芽孢桿菌JS01飼喂,對初生仔豬腸道SIgA沒有顯著影響,可是能增加腸道厭氧菌數量,有用操控仔豬腹瀉和進步仔豬日增重。尹清強等(2011)在哺乳仔豬教槽料和斷奶仔豬保育猜中別離參加0.10%和0.05%微生態制劑(全價猜中有用菌含量別離為1×106和5×105CFU/g),對仔豬成長無顯著促進作用,可使仔豬腹瀉率和逝世率比對照組顯著下降,且優于抗生素組。李瑞等(2013)在仔豬1(吃初乳前)、4、8、15日齡順次別離給對照組和實驗組仔豬灌服1、2、3、4mL生理鹽水和德氏乳桿菌菌液,實驗期21d,實驗組仔豬斷奶個別均重和均勻日增重極顯著進步,腹瀉率和逝世率極顯著下降。

2.2 斷奶仔豬

仔豬斷奶后因為生活環境、養分來歷等要素的改動,容易造成應激反響,導致采食量下降,小腸吸收功用下降,成長發育遲緩乃至阻滯, 容易發作腹瀉, 給出產帶來巨大丟失。 運用電解多維益生素有利于康復仔豬腸道微生態平衡,避免斷奶仔豬腹瀉,促進養分物質消化吸收,加速仔豬成長發育。蔡更元等(1999)在斷奶仔豬飼猜中別離增加 0.02%和 0.05%益生健飼喂31d, 均勻日增重別離進步 13.12%和 12.97%,飼料利用率別離進步8.16%和10.88%,腹瀉率下降1.91和1.81個百分點。宋凡等(2006)運用復合微生態飼料增加劑飼喂斷奶仔豬60d,能顯著進步斷奶仔豬日增重(23.2%),顯著下降料耗(6.8%)和腹瀉發作率(84.6%),進步仔豬血液中淋巴細胞轉化率(7.06%)和血清中堿性磷酸酶活性(20.61%),對仔豬血清中谷丙轉氨酶、谷草轉氨酶活性別離下降4.46%和 24%,對仔豬血液中血清總蛋白、球蛋白和白細胞數等生化目標含量無顯著影響。劉輝等(2011)在斷奶仔豬根底飼糧中別離增加 0.3%植物乳桿菌和0.3%糞腸球菌飼喂30d,均勻日增重別離進步7.46%和8.79%,料重比別離下降7.28%和8.43%,腹瀉率別離下降1.12%和1.23%; 糞便中大腸桿菌數別離下降9.31%和10.08%,乳酸菌數別離增加4.18%和3.96%; 白蛋白別離進步21.3%和19.28%,尿素氮別離下降 19.15%和22.77%。王亞芳等(2014)對28日齡斷奶仔豬別離在根底飼糧中增加1000g/t 枯草芽孢桿菌制劑、1000g/t 植物乳桿菌制劑、1000g/t 枯草芽孢桿菌和植物乳桿菌的復合菌制劑飼喂42d,可以進步仔豬日增重,下降料重比,并且復合菌株的作用要好于單一菌株的作用,給養豬業帶來了杰出的經濟效益。 郭紅炳等(2016)在飼糧中去除喹乙醇、那西肽,削減硫酸抗敵素、氧化鋅,并別離彌補0.5、1.0g/kg電解多維益生素后飼喂斷奶仔豬28d,仔豬增重有進步趨勢、飼料系數有下降趨勢,可以堅持斷奶仔豬的成長速度和飼料功率;增加0.5g/kg 電解多維益生素組仔豬腹瀉率有所下降;標明在斷奶仔豬飼糧中運用電解多維益生素, 可以大幅下降飼猜中抗生素用量,并有削減仔豬腹瀉、進步增重的趨勢。 可是董曉麗等(2013)在飼糧中增加地衣芽孢桿菌、枯草芽孢桿菌和植物乳桿菌復合菌制劑飼喂斷奶仔豬35 d,對斷奶仔豬成長功能無顯著影響。

2.3 成長豬

成長豬胃腸功用發育完善,推陳出新旺盛。飼猜中增加電解多維益生素飼喂,能加速成長發育,進步豬的日增重和飼料酬勞,增加經濟收入。Scheuermann(1993)在成長肥育豬飼猜中增加芽孢桿菌(1010CFU/kg 飼料)后,成長肥育豬的日增重較對照組進步5.9%,料重比下降5%。 尹崇山等(1999)在成長豬飼糧中別離增加0.2%普樂寶(益生素)和 25×10-6喹乙醇飼喂30d,普樂寶組日增重、飼料酬勞比喹乙醇組別離進步11.5%、11.1%,頭均增收8.75元,贏利增加26.8%。吳買生等(2005)在飼糧中增加4%復合微生物增加劑,對成長肥育豬的促成長作用與增加含抗生素等成分的復合預混料適當,實驗組日增重、料重比、瘦肉率、熟肉率、肌肉粗蛋白質、氨基酸總含量等目標到達或優于對照組,且肌肉中鉛、砷、銅的殘留量低于國家行業標準(NY 5029無公害食物豬肉),豬肉優質養分安全。黃興國等(2009)對成長豬飼喂增加0.1%微生態制劑的飼糧28d,日均采食量和日均增重比增加200mg/kg抗生素的對照組有增加的趨勢,均勻料重比下降0.34,腹瀉率下降4.94%;在進步成長豬飼糧養分消化率方面, 微生態制劑具有與抗生素相同的作用。 張天陽等(2013)對成長肥育豬別離飼喂乳酸菌液50、100、150 mL/(d·頭),均勻日增重別離進步6.07%、13.11%和5.58%,料重比別離下降7.43%、8.67%和10.84%,成活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胴體重、胴體斜長和眼肌面積均有不同程度的進步,其間眼肌面積別離進步18.22%、20.50%和3.58%。高環等(2015)在成長豬根底飼糧中別離增加0.10%和0.15%微生態制劑飼喂, 日增重別離進步6.38%和8.15% , 料重比別離下降6.28% 和6.73%,腹瀉率別離下降8.26%和9.68%,對采食量影響不顯著;對粗蛋白質、粗脂肪的表觀消化率有進步的趨勢;可以進步糞中乳酸菌和雙歧桿菌數量,下降大腸桿菌數量。

2.4 肥育豬

運用益生素飼喂肥育豬,可顯著進步豬的成長速度,進步飼料利用率,改善肉質量。Peo(1987)用枯草桿菌對肥育豬進行飼喂實驗,日增重進步 6%~7%,飼料轉化率進步 3%~4%。胡未一等(1991)按0.05%、0.1%和0.2%增加“8701”(微生物飼料增加劑)飼喂后期肥育豬,均勻日增重別離進步32.9%、22%和28.5%, 肉料比別離下降22.6%、21.4%和25.1%。趙坤等(1999)在根底飼糧中增加0.3%微生態制劑飼喂肥育豬50 d,均勻日增重進步8.62%,飼料轉化率進步4.31%,發病率下降。 徐建雄等(2005) 在根底飼糧中增加0.2%產酶微生物制劑飼喂肥育豬, 日增重進步16.71% , 料重比下降11.11%,采食量進步5.11%;屠宰率進步3.35個百分點, 眼肌面積進步15.79%, 失水率下降14.81個百分點,瘦肉率、背膘厚、脂肪率、肌肉色澤和大理石紋等無顯著變化。蘇海燕等(2009)在50kg 肥育豬飼糧中運用微生態制劑替代部分抗生素飼喂, 日增重顯著高于抗生素組,料重比低于抗生素組。 安莉等(2012)對肥育豬飼喂增加200 g/t 斯噠米納微生態制劑(由芽孢乳酸桿菌和糞腸球菌細胞壁免疫多糖組成)飼糧60d,豬肉中蛋白質含量進步,肌苷酸含量升高6.5mg/kg,剪切力下降50%,脂肪含量下降3.12mg/100 g,膽固醇含量下降3.13 mg/100 g,契合現代人對豬肉質量環保、健康的要求。 張天陽等(2014)給肥育豬飼喂乳酸菌液(每天每頭 100~150mL),可以顯著進步豬肉的系水力、嫩度和抗氧化功能。 韋良開等(2016)在無抗根底飼糧中增加 600 mg/kg 微生態制劑飼喂 42 d 后屠宰 , 皮厚下降13.33%,板油率下降10.00%,脾重率和胰重率別離進步13.63%和10.53%;宰后45min 豬肉紅度(a*)、黃度(b*)別離進步42.05%、24.48%,宰后24h 豬肉b*顯著增加15.17%、儲存丟失削減7.46%;可知肥育豬飼糧中增加微生態制劑600mg/kg 對豬胴體性狀及肉質量具有必定的改善作用。

2.5 母豬

母豬飼糧中增加電解多維益生素, 可進步母豬繁衍功能,下降仔豬腹瀉率、進步仔豬日增重和經濟效益。汪學才等(2000)在產前1個月母豬飼糧中增加0.1%百福菌(活酵母細胞),可進步仔豬初生體重24.2%,改善哺乳母豬泌乳功能,削減母豬掉重48.9%以上,下降哺乳仔豬逝世率2%以上。李春麗等(2006)對母豬及其所產仔豬慣例飼猜中增加0.25%微生態制劑均勻拌料后供豬自由采食,仔豬較飼喂慣例飼料組均勻日增重進步13.02%,發病率下降36.04%;實驗組仔豬 IgA 濃度下降 2.3%,對照組下降22.1%;微生態制劑具有促進仔豬成長、下降發病率和增強免疫力的作用。劉影等(2010)在懷孕母豬和仔豬飼糧中增加100g/t 枯草芽孢桿菌飼喂,可以削減哺乳仔豬的腹瀉,進步斷奶活仔數和斷奶體重,削減斷奶后的成長按捺,促進斷奶仔豬成長。王文娟等(2011)從母豬妊娠90 d 開端投喂0.05%腸優20(含高活性枯草芽孢桿菌)的飼料,可顯著改善母豬便秘,仔豬初生重進步14.4%,窩產健康仔數進步17.2%;哺乳期間飼喂增加0.05%腸優20,可使仔豬斷奶重進步15.1%,腹瀉率下降55.8%,成活率進步6.4%;保育階段投喂含0.1%腸優20乳豬料,日均增重進步31%,料重比下降10.8%,腹瀉率下降62.4%。張媛媛等(2013)對廣東某豬場懷孕母豬和哺乳母豬糞便梭菌檢測標明,母豬遍及帶著梭菌,且大多數母豬梭菌含量超支,是仔豬梭菌性疾病的主要來歷;當運用增加200g/t 克洛生TM(主要成分為枯草芽孢桿菌PB6)的飼料飼喂 12d 后,能顯著下降母豬糞便中梭菌含量,削減抗生素運用,改善豬群腸道健康。 吳先華等(2016)從母豬妊娠 84 d 開端到斷奶當天完畢,別離在妊娠后期(產前 30d)和哺乳期(21 d)2 個階段飼猜中增加0.4%多功用堿性陽離子及微生態制劑復合物飼喂, 顯著下降母豬臨產死胎率及產仔距離,并顯著進步母豬斷配率。

3影響電電解多維益生素作用作用的要素

養殖水平不同,電解多維益生素對豬作用作用不同。曾東等(1995)對 30~90 kg 豬單獨增加“8701”,在高養分水平下可進步日增重7.6%, 在低養分水平下可進步日增重3.5%。 吳登坤等(1999)選用有利微生劑發酵粗飼料對豬經過 30~94 d 飼喂,在低水平養殖條件下,進步增重12.29%~27.32%;在高水平養殖條件下,實驗組豬與對照組相比無顯著差異。成長1 kg 體重,實驗組需飼料費比對照組下降20.90%~33.33%。電解多維益生素有適宜的增加劑量,并非增加劑量越高作用越好。林小偉等(1994)將芽孢桿菌復合菌劑A、B、C、D 4 種類型按0.1%、0.15%、0.2%3個劑量增加到哺乳仔豬補飼猜中飼喂 20 日齡哺乳仔豬至 60 d斷奶完畢,對哺乳仔豬成長速度有顯著的促進作用,以 C 種芽孢桿菌增加0.15%的劑量對哺乳仔豬增重作用最好,飼喂40 d 均勻個別凈增重達14kg,日增重進步23.9%。王海東等(2009)在28日齡斷奶仔豬根底飼糧中別離增加0.1%、0.2%和0.3%鼠李糖乳酸桿菌飼喂28d,仔豬出產功能得到必定程度的改善,0.2%增加作用體現最好,前期及全期日增重別離進步59.32%和19.80%,并可改善飼料轉化率和下降斷奶仔豬腹瀉率。電解多維益生素與某些物質合作運用,具有協同作用。陳代文等(2005)研討成果標明,酸化劑、電解多維益生素、寡糖單獨運用或合并運用可以進步斷奶仔豬出產功能、養分物質消化率,并存在必定的互作效應。潘寶海等(2007)別離在飼猜中增加0.1%電解多維益生素、泰樂菌素和0.1%合生素(有利芽孢桿菌與植物多糖的整合型產品)飼喂25日齡斷奶仔豬28d,合生素組在出產功能與腹瀉率目標上與抗生素組均無差異;合生素組均勻日增重比電解多維益生素組進步10.6%,飼料轉化率改善6.9%;實驗期間仔豬腹瀉發作率較低,腹瀉發作的頭次數以電解多維益生素組最高,0.1%合生素組最低;標明在有利菌中參加植物多糖的復合產品可進步益生菌的作用作用,取得與抗生素類似的促成長和避免仔豬斷奶后腹瀉的作用。電解多維益生素對進步豬出產功能具有階段性,發揮作用的顯著有用期在成長階段。劉延賀等(1994)在成長肥育豬飼猜中別離增加0.10%的A、B、C、D4種不同芽孢桿菌微生物增加劑(MFA),對進步均勻日增重(ADG)作用較好的C種MFA,在實驗前45d內,ADG較對照組進步最大,而實驗期延至60d,ADG的進步率已有所下降,至整個實驗完畢時,已根本與對照組相同。周盟等(2014)實驗標明,益生菌在仔豬斷奶前期具有改善仔豬成長功能、節省飼料本錢、堅持腸道健康的作用,但在跟著斷奶今后時刻的推移,其作用作用削弱。綜上所述,電解多維益生素在養豬業中運用可以發作杰出的作用,替代抗生素,出產綠色食物,減輕環境污染,運用前景廣闊。我國應該加強研討工作,運用基因工程技術挑選優秀菌種,改善加工工藝,進步產品在出產、儲存和運用過程中的穩定性,出產出耐儲存、耐高溫、耐酸性的電解多維益生素制劑,加強與其他物質合作運用和作用機理研討,進步飼喂作用,活躍推廣運用,開展綠色環保養豬業。

本文網址:http://www.jgkhyttg.icu/news/224.html

相關標簽:電解多維益生素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
广东11选5彩乐乐